2016-11-26 04:15中国经济是否真正悲观,未来在哪里?

具体情况各行不同。以下内容本是在下岗潮下的回答,被和谐了,转发到此。不被和谐就持续更新。

————

就这话题来谈谈,且听我慢慢道来。

其他行业不了解,不能下断言,但零售行业和房地产业真的真的很危险。

这么说吧,我所在的城市,2000年左右,房价六百一平到顶了,到2005年也没有突破一千。在那个时间段开始租间铺子租间门面做个小生意的人太多了,房租便宜,人工便宜,有得赚。

但是这种生意模式无论做大做小,从前两年开始陆续都要面对房租乘着火箭般上涨的局面。

目前本地商品房价六千左右,商铺这几年依地段不同基本均价在三万到五万。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门面或商铺生意的租赁合同大部分都是十年,陆续到期后租金基本是最低五倍以上涨幅。

你做是不做吧?做吧费用太大无利可图,不做吧又做什么去?

所以最近随便上街都能看见无数门面商铺门前大书转让二字,开在临街一楼的超市首当其冲基本全部关门。但关门后又大门紧锁,空着了,没人敢接盘。

这真的是很危险的信号。

有人要说房东傻了吗?与其房租这么高租不出去还不如把租金降低,有钱收总比空着好嘛。

我只能说小哥你的愿望真是美好。

这个玩意儿是一环套一环的。比如某新商铺地段好,月租金一百五每平有人做。旧商铺心理就不平衡了,尼玛你和我地段一样,你租一百五我这才十五二十?真是亏大发了。于是好不容易等到合同到期,对不起,至少友情价一百起。于是连锁反应的威力就体现出来了,房东们就在各自的原合同到期后齐心合力抬高了租金。

话说租金低宁可不租的也大有人在,这就差不多彻底砸手里了。假设他因为买了这商铺每月要还贷一万,结果你告诉他我只愿意出五千,那我想他扇你两耳光的心都有。以租养贷是这些人最基本的要求,租给你月亏五千或三两千,合同一签十年八年,傻子也算得过来这特么是亏本买卖。所以宁可不要你这五千或八千,等着愿意出一万的傻子来。

行情好的时候,这里的门面商铺但凡地段稍好的,你想要租转让费都是十万八万,据说有人专门到处租了房子等着转让给人。这钱挣的,让人无语。

现在则是求人接盘都没人肯干,十几二十平门面尼玛做什么生意能负担每月一两万租金?除了那啥和那啥的,基本没傻子敢当这种冤大头的。

所以商铺的行情不好就直接反应到房价上,自年初开始,一直居高不下的房价羞答答的慢慢下探到四千左右。可惜,然并卵。

我一朋友,本市赫赫有名的商会会长。其人生性豪爽,自己开一大奔,多少钱你懂的;老婆开宝马,裸价八十八万那款;儿子去年大学毕业,他送了部奥迪Q7;今年儿子结婚,婚房加装修接近六百万,还给儿媳配一奥迪A7,进口的;好吧,这一家子BBA都置齐全了,风光吧?

八月份扭扭捏捏跟我借十万应急,要还一笔银行贷款。我大吃一惊,大哥,您老人家亿万的玩家,十万八万的您也张口?

顿时眼泪就下来了,兄弟啊我实在没招儿了吧啦吧啦一大堆。

末了说兄弟你帮帮我,我这辈子不会忘记你,今天这钱不还上我就完了,我借遍了所有朋友都借不到啊特么的。

这兄台玩房地产的,上个月所有资产被银行查封。不过幸好我的钱倒是尽快还了。

————

(故事是假的吧,这种人资源那么多,不差10w块吧,除非被政府整了)

这是一位涉世为深的朋友的疑问,先针对这个说几句:

兄弟,你要知道,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平日里生意往来伙伴基本是同一层次的,也基本是同一个圈子的。

那么这个圈子是什么情况呢?

先扯扯这行最牛的王健林吧,你以为媒体封他个首富他就真首富了?那不是真金白银,那只是数字和概念。

这么说吧,就好比青楼里的姐儿们,买春客是看着你姿色(业绩)的上下和活儿(前景)的好坏给你下菜的,所以愿意给你股票估值为一百来给你钱让你发展,到某天你年老色衰(发展到头)了倒贴都没人光顾你。

他们这些人都是靠排场和场面撑着的,要说有钱吧,那是真有钱,问题是那都是资产。看清楚了,那是资产,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所理解的钱。

以王为例,你觉得他账面上的几千亿财富就是钱?错,减掉银行贷款你看还剩几根毛儿?再算上负债,算上应付账款,算上循环利息。只算这几项,他的发展一旦到头就是死。所以才要拼命扩张不断拿地不断上马新项目,根本停不下来,一停就死。

————

言归正传:

那位跟我借钱的哥是这么个情况。人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相当年和市委书记称兄道弟的。

大家要认为圈子里自然也都是人物吧?其实狗屁。

他们这种人眼界都高,排场一个比一个大。但他们有个大缺陷,普遍没文化,不知道防范风险,这个稍后再表。

生意场上基本都是鱼找鱼虾找虾,很少有跨界玩的。这就带来个大问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自去年年初开始,这些做房地产的就很少能再从银行拿到贷款了,他们又都是讲排场的,一千万资金就敢做一个亿两个亿生意的大有人在,银根一收紧,最先倒霉的就是他们。

我这朋友倒是跨界,还有厂,厂子固定资产投资两千多万,行情好的时候一年挣几百万不在话下。于是他就是本地娱乐行业美女们的最爱,在夜场一掷万金是常有的事儿。

此公最为人称道的是某人生意做败后给他磕了三个响头他就给了人五百万,特么还不用还的。他酒醒后倒也后悔,不过也只好大丈夫说话算话。

去年开始他玩不转了。银行不仅贷不出款了,还特么都要抽贷,当初为开发楼盘的私人借贷也成天追着要抽资金。爷,不要利息了呗,本金还我就成。

这么七一抽八一抽,慢慢就把他抽干了。

先前说过了,他们这样场面上的人,再怎么难受也不能表露出来,更不能和圈内人透露,否则大家都混这圈的,做生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担保啊什么的都没少干,你就哪怕透一丝风儿出去,大家嗅到危险,立马就拜拜吧您呐,不带你玩儿了。

他们是靠面子做生意的,至于里子怎样没人关心没人在乎,但是你拉下面子跟圈里人借钱?对不起,面子丢了里子就更破了,没人会搭理你。

这就是所谓商人重利轻情义了。

————

这位爷具体怎么倒的呢?

这个说来话一点都不长。

第一,没文化,勉强能够写通顺短信的水平吧。早年靠着胆大和关系(和某区长拜把兄弟)掘了好大一桶金,玩的是风生水起。

第二,好赌,我经常看他一晚上输掉几十百把万,特么我都替他肉疼。

第三,太好面子。比如你和他做生意吧,某货原单价78,总价78万。你和他说句好话,哥,你看咱这么多年弟兄,您老人家把零头去掉呗。奉承到位了,这位爷眼一闭手一挥,去掉去掉。

话说,就这么一人,又没文化又好赌又好面子,不败才真叫没天理。

起初他弄到块地,地段不错,当然价格也奇高,他认准了这买卖有得赚,就抽了厂里的资金拿下来了。

接着就是规范流程:拿批文。贷款。找承建商,预付百分之十或二十,开工。送礼,拿预售许可证,开卖。

他卡在预售这块儿了。整整拖了半年,就这半年直接就要了他的命。

等预售许可证下来,房价已经开始下行。本来吧,趁早抛售还不至于亏,但吃了没文化的亏信了日人民报和ccav,相信房价只是暂时回调,再观望观望吧。

这一观望不打紧,三个月之内由五千五跌破五千。这位爷一算账,妈蛋的几千万没了,那就卖吧,不捂了。

谁料为时已晚,对房子,国人一贯买涨杀跌,越涨越抢。但你要是跌嘛,那不好意思,巴不得你白送给他一套。

银行贷款每月连本带息要还,怎么办?房子卖不掉,怎么办?工程款要付,怎么办?工人工资要付,怎么办?各路神仙要孝敬要打点,怎么办?

那就再想辙贷款吧。

厂子,房子,车子,统统抵押,弄回来一笔救命钱,苟延残喘了一段。

但你这是玩房地产好不好?一千两千万不够塞牙缝儿的。

到他终于无计可施高息贷款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位爷算彻底倒了。

据目前所知,所有资产算上楼盘,净负债大概两千万吧。具体我不是太清楚。

年初一起吃饭的时候,同桌居然有八家小额信贷公司的,也是让人叹为观止。

后来我问他,这些人能给你贷多少?恩,一般三十万吧。哦,那最多两百来万,够不够你塞个小牙缝儿哥?

特么人到黄昏无限愁啊。

最悲催的时候,他开一大奔加不起油,说出去自己都嫌丢人。现在大奔也没了。更悲催。

————

接着来:

话说这位爷很豪爽,做生意嘛是全凭老子高兴,手一向很松,人给他说几句好话,就能几十几百万的货不给钱就拉走,所以外面撒了很多钱。

到了自己撑不住的时候,才想起来要出去讨债。

但人的讨债都不一样。进川去讨债还带着儿子儿媳,说两孩子没去过四川,一起去玩玩。

好吧,等爷三个玩了几天找到了地方,尼玛啊倒闭了,厂子被政府接管了,厂门口被工人堵着,政府正维稳呢。

五百万啊我天,进去一看,妈蛋的全是债主,老板不知道溜那儿去了,失踪了。

政府出面善后,召集债主们开会,统计负债金额。一汇总都吓了一跳,厂子固定资产早抵押给银行了,想都别想。欠银行一千多万,供货商几百万,生意伙伴接近一千万,尼玛破设备撑死能变卖两百万,再加上其他的破铜烂铁算一百万。

政府代表苦着脸和债主们商量:你们都是大老板,你们看这家伙就这么跑了,这几百号工人都还有几个月工资没领呢,你们看他们都拖家带口的……

得嘞您呐,咱走还不成吗。

当然,这是他回来后跟我借钱时才说的,眼泪那个哗哗的。

想想也是哈,就那破厂那情况,变卖点玩意儿也就只够政府先维稳了,接着还有银行,骨头渣子都没了。

即使还有什么吧,那尼玛我政府人力物力的不该得点好处啊?

你是债主?那你找老板去吧。就这么打发你你还真就没有屁放。

————

跟我借完钱后他又出去讨债,半个月都没消息。某天我正吃早饭呢,这位爷电话过来了,要我帮忙赶紧找十五个司机到南阳去。原来他去讨债,人没钱还就抵给他十五台工程车。

等他回来我到他厂里一看,尼玛空地停满了车。他自己名下本来就有九台大货车,我们这边俗称后八轮,就是你在高速上能够看见的最长的那种货车,再加上十五台工程车,啧啧……

他笑得像朵花儿似的和我说,这下我可能喘口气了吧,这工程车都是新的,你说我二十万一台应该好出手吧?这好歹也是要回来三百万啊。

屁,你那是一堆废铁。没人买废铁都不如,还特么三百万。

晚上吃饭时他说,劳资想好了,除了银行,再有要债的,对不起没钱还,抵车,一台工程车三十万,一台货车五十万,尼玛爱要不要,反正没钱还。你的钱我也不还了,你看上我家里哪台车就开哪台走,要不我把宝马给你?

我去,您逗我呐?你家里那几台BBA哪台没抵押给银行?……

————

这位哥为人还是不错的,自己发达后七大姑八大姨基本沾点亲带点故的都跟着他在混生活。早几年生意好做,厂子里都是他亲友管事,尼玛当老爷的比兵还多。

不过那都不是事儿,只要行情好,养这几十号寄生虫没什么问题。

问题是这些家伙们一个个是真特么的坏。比如他某远房亲戚吧,在厂里负责采买,据说一年都能挣十几二十万外快。他拉不下脸来计较,想想算球劳资打一场牌也不止这个数。他小舅子,厂里车队队厂,那一年的外快不要太多。

你说就这样做生意,金山也得被这帮人挖塌了。年初他自己撑不住了,终于把这些跟着混吃混喝的亲友们都清理走了,这就彻底把人得罪了,等到自己落难,这帮人都特么远远的看着没人愿意伸手拉他一把。

他好面子到什么程度呢?今年独子结婚,女方家是本地的钢材大王,也是独女。婚房是早年买的复式楼,接近四百平,房价不过一百多万。装修是找上海公司来做的,本市独一号,花费大概五百多万。

婚礼时的排场就不具体谈了,只说一个细节,尼玛来客签到随礼处占了酒店一个厅,我看了一下,写礼单连收钱带数钱的一共二十多号人。

但那天我看他基本就是全程强颜欢笑,就想这位爷八成是出大问题了。

————

这位暂且停下稍后谈,再表一枝吧:

我另一朋友,姓周。02的时候是某糖企业务员,转年看超市行业要火,就开了一两百平不到的小超市。那时生意好做,此人脑瓜子灵活,拉来两朋友入股一年不到接二连三开了七家连锁店。

人呐,再好的朋友一旦和利益挂钩就药丸,没多久三个人就闹翻了,那两位联合着把他挤兑走了。

这周老板也是个角色,杀到武汉不过几年就折腾出一糖厂。当然,说厂有点大而不当,其实就是个小作坊。不过口气大破天,自己注册了商标,成立了所谓湖北省某某糖业有限公司。

09年,他和我们这边郊区某镇一把手勾搭上了,那时那里正在筹建什么工业园,于是此人给书记送了不知道多少万,以极低的价格租到一百亩地。好戏开演了。

此人串通书记伪造买卖合同,那块地摇身一变就成了他买下来的了,于是找到银行贷款,三百万到位。我另一朋友是做基建的,不知道怎么的被他忽悠过去垫资给他建厂房。

厂房建好,再伪造一份合同换家银行贷款,这次不是荒地了要加上厂房,弄到手一千万。然后设备进场,当然也是贷款买的。

你道他真是糖厂吗?特么就一二道贩子,买来散糖,他给精选一下,自己的包装一上就开卖。白糖冰糖红糖都齐全。

你要说利润嘛,是,还比较高,我承认,问题是这尼玛哪有半点技术含量哪有半点竞争力?就这还招工一两百号人做起董事长了。

既然董事长嘛,面子要跟上,于是提回一大奔,老婆上一宝马,高档住宅再来一套,这就变上流社会了,乍一看也好不风光。

我和他认识十多年,对他的尿性一清二楚,劝了他好几次别这么玩。结果人家说,有什么好怕的?尼玛我本来一穷二白的穷小子,这能折腾起来就起来,折腾不起来大不了我再打回原形呗。

好吧,特么您老人家厉害,玩不过你,离你远点还不成吗。

果然,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听说他到处借钱,一万两万三千五千都不放过,他厂里一百多号人和驻各地的销售团队一百多号人差不多都被他忽悠拿着血汗钱入股了,这尼玛要一完可就不是他一个人药丸了,几百个家庭啊。

据不完全消息,这位爷折腾这么几年,银行贷款加私人借贷加高利贷近三千万,资金链一旦出问题,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一点。

————

有朋友挺疑惑,私信问我是干嘛的,怎么能“编”出这么一事儿来?

您老人家别少见多怪了,隔行真的比隔山厉害。您以为那些开大奔宝马的真的很潇洒很牛?这么说吧,这些人这两年开着百万豪车加不起百把块油的比比皆是,您在大街上随便扔一砖头都能砸到好几个。

至于我嘛。

我自己不做生意,我专门替这些做生意的打理生意。说好听点,就是职业经理人。说难听点,就尼玛一跑腿的。

但是呢,我不专为某一位老板服务,这么多年下来,各行各业的老板见得多了。要说内幕,要谈经济好坏,捧着书本的砖家叫兽都特么给我死一边去,纸上谈兵闭门造车,这国经济坏就坏在这帮孙子手里了。

有人私信问了,这老板都这样了,怎么不低价抛房回笼资金啊,这样还不至于这么惨吧?

兄弟,您老人家不是外国人吧?

想当年南京那位天价烟局长你还记得不?

你以为项目是你的你就可以随便低价抛售?拉倒吧你,分分钟治死你,随便安个罪名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目的是什么呢?你自己猜猜?

————

先把这位大哥放一放,接着来谈谈和大家日常生活联系最紧密的超市行业,回头再说他:

01年的时候,我们这里超市行业刚开始兴起,第一家是国营的,那生意简直不要太好,人山人海,收钱像收纸一样。

于是我另一朋友张老板入行了。此公本端着商业局的铁饭碗,因为他大哥是局长,这位就私底下自己折腾起一超市。

结果这一做就一发不可收拾。那个时候门面房空置率吓人,此公以极低的租金几年内接二连三开了十几家,日子越过越滋润,索性就扔了那个铁饭碗,一心一意在商海里扑腾。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超市盈利模式,觉得那玩意儿做再大不就是赚个辛苦钱吗?能有什么前途?

傻了吧你?沃尔玛知道不?想当年世界五百强冠军,人家赚钱的路子有多野你自己想吧。

超市面向千家万户,上至亿万富豪下至引浆卖酒者之流,你可以不打牌不买车不买房不旅游,有种你不吃不喝不穿衣服对吧?否则你能离得了超市?

这就是所谓终端为王。

开超市一般什么流程呢?我们从头说起。

临街门面,租。装修不用太好,干净整洁就可。硬件投入,收银系统防盗系统什么的根本不用付现,大把的人抢着给你做。货架等等之类,最多付很少一部分就可到位。然后招人吧,早些年没事儿干闲得发霉的年轻人不要太多好吧,来上班可以啊,每月工资三百你先交五百压金吧,就这都打破头来抢。这先就小进账一笔了。

接着就招商。你代理什么品牌要进场?可以啊,我这十几家超市能给你跑多大量你自己琢磨琢磨,想做就先谈费用吧。

这个费嘛,名堂很多。进场费,一般俗称开户,到一定规模的连锁超市基本两万起,只算两百家供应商吧,这是多少钱?

条码费(商品条形码应该都知道吧),大点的连锁每条码两百。咳咳,随便一个品牌那单品不要太多,只算五十个吧。

陈列费,这个有多有少,看品牌看陈列位置,不能一概而论。一般单店只算月收你三百吧,算二十家店,一年一家多少钱?

堆头费。咳咳,这个是大头,这个堆头我想大家逛过超市都知道,不用多说。大点的卖场,位置稍好每月一千两千都正常,小点的也起步三百五百。这么二十家你算下来,一年又多少钱?

节庆费,一年八节庆:元旦、春节、元宵、端午、五一、中秋、国庆,哦,还有个情人节。每个节友情价算五百吧,这一年下来又是多少?

店庆费。要点脸的超市就统一一个店庆,不要脸的就每个单店整出个店庆。那就甭废话再交钱吧,也只算五百。

你商品进场难道不销售吗?那就上促销吧。稍微成功(不要脸)点的超市除了管理层和收银防损之外基本就不用另外负担人员开支了。

哦,对了,你的促销员在我这里我不得费心管啊,那再交管理费吧。

哦,还有,你商品进场了我不得做促销给你冲销量啊?那做吧,交钱呗废什么话。

现在你们都知道物价为什么越来越高了吧?

————

这位张老板和另一位本是供电局某头头转行的另一位赵老板号称超市双雄。

张老板连开五十几家店,供应商的钱放在账上闲得发霉——哦,对了,忘了说,超市行业结算是这样的,如沃尔玛那样的大牛是九十天账期,行业规则一般是五十天左右。这么循环下来,就始终有近两个月的销售款握在超市手里了。假设单店月销一百万,五十家店两个月算下来,你们自己想想那是多大一笔钱——,于是几年前就成立小额借贷公司,拿着人家的血汗钱放起了高利贷。

这位爷本来不沾房地产也就罢了,坏就坏在他看房地产这几年火到没边了,于是脑子一热就把钱给放了出去。本来是算得一笔好账,房地产是暴利行业,来钱快,资金需求大,这月息两分三分的,一个亿一年多少利息收入啊?这简直就特么的是捡钱好不好?

但他没想到房地产这么快就倒霉了,任他老奸巨猾及时收手也损失了好几千万。房地产一倒那些老板个个都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尼玛我是欠你钱对吧,我没钱还怎么办?抵房子你要不要?要不你就起诉我去?要不你那啥了我?

抓狂。起诉?得了吧,高利贷不受那啥保护。那不要利息还本金成不?爷,只有房子你要不要?

这才真是没法可想无计可施。

赵老板毕竟厉害,前几年看情况不对及时套现把四十几家超市卖了个好价钱,拿着几千万到省城玩西饼屋又玩得是风生水起。

张老板这边嘛,三年前他八十几家店,中百和他谈收购,给他两个亿让他滚蛋他居然不滚。也是,那个时候他根本没把这区区两个亿放在眼里。如今再谈合作,对不起,目前行业不景气,暂时没有这个计划。

得嘞,那就慢慢等死吧。

————

有人就说了,房子卖不动超市关门关我屁事儿?我该干嘛还干嘛,该上班上班该睡觉睡觉该吃饭吃饭。

哥,您还活在史前时代吧?

先说超市吧,一旦业绩大面积下滑或倒闭,从业人员就不谈了,那些供应商首先就要跳楼,这些又是一环套一环的。

比如吧,这些供应商要维持正常运转,他得有人做事吧,他给超市配送得有交通工具得有司机得有工人吧?他要保证正常经营只算雇十几二十个人吧,这些家庭可就靠着他吃饭了。

一旦超市不定货了,这些人怎么办?生产厂家怎么办?厂家上游企业怎么办?这会导致一系列后果,所谓牵一发动全身就是这个道理。就这些人,七七八八一算,全国得有多少?你让他们怎么办?

这些人没了工作,后果是这样的:本来每月逛几次超市杂七杂八消费个三五百块的,现在一看钱包,妈蛋的不行,手得紧点,改只消费一百两百了。

大家都这么干,好吧,超市越来越难最后关门,如前所述的那些相关从业人员更没钱挣了。这就是个恶性循环。

再说房子,那牵涉的行业不要太多,房市一旦萎缩,那就是要命的事儿,要不你以为房价为什么要死顶住不降价?没有退路了呗,上上下下多少行业多少人被捆绑在房地产上了?要完就大家一起完,谁也别想好。

所以,看任何事情一定要多想想背后是怎么回事,想清楚了再开口,也免得吃亏。

谁都不要以为社会和自己无关,那是不可能的。时至今日,人和人和社会之间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任何时候都是这样。

————

再信马由缰来接着谈:

本市前任市委书记是个狠角儿,所以市长被压制得屁都不敢放一个。此公据说是城管系统出身,咳咳,那作风嘛不要太土匪。

此公到任后办的第一件事儿,就是下令所有临街房屋必须统一色调儿,临街门面、商铺招牌必须统一样式,字体都不许有半点差别。还有,所有进城道路两侧民居墙壁一律要刷白。

这政策一出上上下下怨声载道,各级官员叫苦不迭,尼玛你这脑袋一拍倒是简单,我们怎么办?这特么的怎么执行得下去?

费了好大劲儿办不了,但这政策已经写进所谓五年发展规划经市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了又不好意思打自己嘴巴对吧?

没办法,市长只好提出要不这么办,咱就把走在街上能够看见的那面墙给刷刷得了,反正背面的没人看,资金嘛就由财政垫付。书记笑而不语提笔批示:准!

好吧,既然是政府行为了,总不能市长带着各级领导去刷墙换招牌吧?那就整一招投标吧。结果招标会刚露出风儿去,就有人拿着书记大人批的条子来了,您看也别白费劲儿了吧?还唱那出儿戏干嘛呀麻不麻烦?

市长这才回过神来,尼玛啊你这招儿真是,太特么缺德了吧?哦,我就这么被你给绕进去了,这好处都尼玛你得了,骂名都我背着?

不愧是城管出身的,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书记大人第二次出手是考察完浙江后要建大型批发中心,于是,咳咳,发话要建几个大型批发市场,将市区所有批发市场统统外迁。腾出来的地块儿拍卖盖楼不就能拉动那啥啥啥了?

市长又傻了眼。这理儿倒是那个理儿?问题是这也太冒进了吧?

这事儿据说争吵了好长时间,好像还闹到省里去了。但书记大人后台硬,这事儿后来还是定下来了。

于是六个大型市场同时开建,本市新闻媒体攒足了劲儿的忽悠,一时全城老少争相出手认筹商铺。

五年过去,所有市场全部半拉子工程撂那儿了,被套进去的认筹了商铺的倒霉蛋们哭天喊地也没招儿,尼玛这是市场经济,你自己要掏钱的对吧?政府又没把手伸到你钱包里去?对吧?老板跑了你找老板要钱嘛,政府又没收你钱?



先发,看情况接着再更。